宫惜炎

注册这个账号也快2年了,终于鼓起勇气写文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全职高手】当国家队看了《全职高手》(无cp 隐all叶)32(下)

第三十二章(下)

“你们可不要因为叶修就把我们整个兴欣当成叛逆孩子集中营啊。”苏沐橙甩了个白眼,“柔柔可是正儿八经的乖女儿,他爸也是举双手赞成她当职业选手的,他还是我们兴欣的粉丝呢!”苏沐橙有点小得意。“哦,对了,柔柔当初当网管她爸也是知道的。”苏沐橙随后又补充了一句。

“‘想玩在外面随便玩,玩累了就回家,爸爸养你!’是这个意思没错吧”张佳乐精辟总结。

“咚”一声巨响,只见楚云秀上半身整个趴在了桌子上,半天才有气无力地吐出一句话:“别说了,蓝瘦……”

“哎!所以说,千好万好不如一个爹好。”方锐也叹着气发出如斯感慨。

“得是有人情味的爹。”黄少天补充了一句,“想想叶修的情况吧。不是说投对了胎就能想干啥干啥的。”

“嗯,这么说来,是不是亲爹也很重要。”张新杰一本正经地说,大家一时之间都分不清他是在正儿八经地分析还是在开玩笑了。

“所以,现在你们知道了吧,挖角唐柔什么的别想了,你们能给的都是她看不上的。”苏沐橙语重心长地“劝诫”众人。

王杰希无奈耸了耸肩,谁知道是在表遗憾还是别的什么呢:“放心吧,在了解了这个世界的真相,了解了你们兴欣的羁绊之后,再做这种无用功也是没意思的了。”

王杰希的这句话一说出口,所有人都没有再说话,纷纷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他,有钦佩,有叹服,还有不少显而易见的不赞同。

好半响,还是喻文州最先开了口,但也能从他语气中听出满满的无力感:“王队,你,你还真敢说出来啊,思维如此活跃,真是会给人出难题啊。”

“我也觉得这太莽撞了,这种做法未免有失妥帖,表面的平衡一旦被打破,谁也无法保证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太自信了”张新杰显然就是那批“不赞同”的人员之一。

“我觉得很有意思啊。”苏沐橙站在了王杰希的这一方,神情是俏皮嬉笑着的,但语气却略显冰冷,“难道你们不想知道幕后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了告诉我们这所谓的世界真相吗?叶修被他们那么特殊化就是因为是这个‘主角’吗?简直可笑!”

说到后来,她几乎是连表面的轻松也维持不下去了,罕见地沉下了脸。

“这一次,我也支持王杰希。”说话的居然是黄少天,开始这个话题之后,他也一改先前的跳脱和话唠,气质整个就沉淀下来,隐隐有了夜雨声烦潜伏在暗处带给人的压迫感,“是该讨个说法了吧。”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争的。”肖时钦却是将目光投向了某人,“那么,这位……”

他话没说完,却被仓促打断了,是孙翔:“等等,等等,从刚才开始就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了,什么真相,什么幕后人,还有那个讨个说法又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猜到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听到这里,孙翔也大概察觉了什么,他干脆就把书扔到了一边,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这个了。

众人面面相觑,竟有些无语凝噎了,对哦,差点忘了这小子了。

“喂喂喂,什么意思啊?”孙翔看到大家的反应,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肯定不止我一个没听懂,对吧,唐昊?”孙翔满含期望地看向自己的“战友”——唐昊。但唐昊此时不知因何陷入了沉思,紧锁着眉头,完全没接收到孙翔的求助信号。

孙翔暗暗唾弃了一下唐昊的不给力,又看向了周泽楷,是队长的话,终归是会为自己撑腰的吧,孙翔对自家队长的人品还是很有信心的。

结果,却见周泽楷竟然是满含怜悯地回望向他,还时不时摇头叹气,这种恨铁不成钢的表现让孙翔也心虚起来……个鬼啊!

当然,谁也不会指望周泽楷来说明什么,肖时钦主动揽下了这个活:“孙翔,我不信你没有意识到什么,也该好好接受这个现实了吧。”

“照理说,这种年轻人不是该最容易接受这个中二度爆表又毁三观的设定吗?反倒是我们这种老人家心脏还真有点受不了呢?”张佳乐不忘插嘴吐槽一句。

“年轻人嘛,比较叛逆,个个自诩天之骄子,哪能相信自己就是个小说里面的人物呢?还不是主角,充其量是个反派炮灰?”楚云秀调侃了一句,似乎并没意识到自己说出了什么骇人听闻的话语。

“嘶~~”一整片的抽气声,已经无法辨别来自哪些人了。

“啊啊啊,果然还是不要说出来啊!!!”显然真有心脏承受能力弱的。

“你,你在说什么!”孙翔犹如惊弓之鸟,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由于起身太急,差点没有跌个踉跄。

现在也没有人再来嘲笑孙翔的失态了,肖时钦继续被打断前的话:“你觉得你脚下这本书是什么书?”是的,刚才孙翔的一番动作,成功把书绊落在地。

孙翔低下头,紧盯着这本书,明明一弯腰就能拾起来,却迟迟不敢动作,这本前不久还被他握在手里的“知识的源泉”,此刻仿若什么洪水猛兽。

“小说?”声音明显有些迟疑,孙翔都不敢相信如此干涩的声音出自他之口。关于这个答案,他以为已经没什么争议的了,为何还多此一问?他的迟疑也是来自于此。

“是啊,当然是小说,是一本以叶修为主角的小说,无论是行文方式还是情节设置都看得出来。可关键的问题就是:是先有我们还是先有这本小说的呢?”肖时钦很是严肃地提出了一个很类似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世界观性问题。

众人沉默,不语。

肖时钦也没想着要什么回应,继续说道:“如果是前者,那很好说,作者借用我们这些人物形象,以荣耀圈为背景进行创作,用个贴切的词就是“同人”,相信大家或多或少看过或了解过一点。但是,同人文受限于作者对信息的掌握程度以及个人喜好习惯,就算是再写实,也总会有些虚构或片面的部分,在这本书里我们却至今还没看到。这,不得不令人怀疑,作者真的是根据我们的性格心理,以及事实发生的事,进行的小说化创作?而不是,作者写作了这本小说后,才有了我们这些人物?有了我们所经历的那些事?有了我们那个世界?”

肖时钦苦笑,摇摇头:“果然,这个结论虽然难以置信,但却是最可靠的了,所有的疑问建立在这个基础上思考的话就都迎刃而解了。这本小说面向的观众根本就不是我们世界的人,所以对我们每个人甚至对荣耀都没有了解,或者说在小说创作之前都不可能有我们的存在,所以才要对荣耀的很多基础设定,对我们的人物形象进行大篇幅描写,而这些大段的文字在我们看来却纯属凑字数,盖因世界观不同啊;书中的很多情节在一开始出现的时候,都显得有些多余,却往往能在后面发挥意想不到的效果,按小说的说法,就是‘伏笔’了吧;包括我们都说叶修开挂了,兴欣开挂了,一个个的背景和经历都很了不得,可不是嘛,这可是主角,主角队!叶修随便栖身在一个网吧里就能邂逅一位潜力无限的美女高手,抢个boss又碰上个待开发的流氓小白,就是被追杀都能勾搭到一位智商担当,这是巧合,更是小说一贯的套路。”

“孙翔,还需要继续吗?”肖时钦最终这么问道。

孙翔呆呆地站在那里,整个人仿佛都笼罩了一层暗淡的光芒,挺拔的个头在这种时候竟有一种形单影只之感,显得煞是可怜,他迟迟不作反应,也没有人去催促他,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各有所感。

“你们,”良久,孙翔开口,但他的头依旧低着,看不清神情,声音意外的有些平静,“怎么会愿意接受这种破事?”

“愿意接受?”黄少天重复了一遍,似乎觉得有些好笑,“不要搞错什么啊,不要以为就你难受,就你质疑,就你最可怜,不论戏份多少,我们这些非主角说到底不过都是些配角炮灰罢了!即便叶修是主角,但一想到他的一举一动、所思所想指不定都被一双双眼睛盯着就分外可怜那家伙了。我们谁又会甘心呢?”大家也都适时地配合做出不忿的表情。

“但是,我们又能怎么样?我是话唠,我是剑圣,都是小说的设定,但同样也是我的性格,是我经过努力获得的认可。在小说里,我每次出场都那么怂,被叶修换着花样地忽悠,被队长三言两语地看穿,那些读者们不知道怎么笑话我这个‘丑角’呢,但我需要后悔吗?还是怪罪叶修和队长?还是怨恨作者的情节设置?至少,我记得,那几次想要帮助叶修的心情都是发自真心,无论这种真心从何而来。再说了,小说里没有提及我的出生,我的童年,我的其他许多和荣耀无关的事情,对于读者来说,那都是虚假的不存在的,对于我来说,都是真实存在的过去。这些都是无法否认的。”黄少天加快了语速,一段话整得跟说相声似的,却莫名让人有些泪目。

“我曾经恨过命运。”苏沐橙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这句话说得让人有些摸不清头脑,“我是个孤儿,从小和哥哥生活在孤儿院里,后来发生了一些变故,我们离开了孤儿院在外面生活。那时我还在上学,是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哥哥一直照顾着我,支撑着这个家。哥哥靠打游戏赚钱,他是个十足的天才,在所有人还在摸索的时候,就一力开发出了却邪、千机伞这样的逆天银武。可是,他却在和嘉世签约后不久,在他即将正式踏上职业赛场之前,出了车祸。那年,他才18岁。”

苏沐橙终于愿意说出那个隐晦的天才的故事,可是这个故事,却是那么悲伤。

“可笑的是,我现在知道了,所谓的命运不过是一名作者安排的一段故事情节,你们觉得我应不应该恨她(蝴蝶蓝这个笔名被苏沐橙草率地认为是出自女作者了)?”苏沐橙反问大家,她居然笑了!笑得那么令人不寒而栗。

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尤其是孙翔,他忽然就觉得与苏沐橙的痛苦相比,自己的这点不甘心是如此无力。

“可是我还是感激她的!因为同样是她的安排,让我拥有这么一位哥哥,有过那么美好的回忆,让我遇见了叶修,遇见了果果、柔柔、兴欣的大家,他们都是我最可靠的伙伴,当然也遇见了你们这些场上的对手,场下的朋友,我真的觉得很幸福。有获得有失去,有痛苦有幸运。”

听着苏沐橙的话,张佳乐想到了自己一次次与冠军的错过,但又一次次执着的追求;楚云秀眼前不断闪现过老板的颐气指使,粉丝们的愤怒和队友的失望,但也无法忽略那些一群人聚在一起疯狂庆祝的画面……还有很多很多。

“所谓的剧情本来就是我们反复无常的命运,我们的不甘心很大程度上只是源于发现了命运的操纵者不是无所不能的神而是一个普通的作者,不是吗?哥哥死于车祸,不会因此而能说是人为,我依然会遗憾,却恨不起来,更不知道要恨谁。这是我的态度。”苏沐橙最后如此表态。

王杰希深深看了苏沐橙一眼,难以掩饰其中的钦佩与欣赏之意:“其实说到这份上,作者又和无所不能的神有什么区别呢?大千世界千千万,即便是在我们这个所谓的小说世界里,照样有新的小说新的电视剧不断诞生,这又何尝不是一个个创造新世界的过程?即便是我们的造物主蝴蝶蓝所在的世界也难说不是另一名作者的笔下之物?谁又能知道我们不是‘戏中戏’,‘剧中剧’呢?这么想想,就会觉得过多纠结于这个所谓的真相也是自寻烦恼,我们不应该也不可能就此自怨自艾,影响生活的继续。”

孙翔紧握着的双拳逐渐松开,倏地,他狠狠在桌子上猛拍一下,恶狠狠来了一句:“当然不可能会影响!下赛季轮回还要拿冠军呢!”随即,就毫不迟疑地将地上被冷落了许久的小说捡起,扔给了一边的周泽楷,自己抱胸坐下,闭着眼不再言语。

别看周泽楷一贯闷声不响,看起来呆呆的,但这反应力还真不是盖的,一点也不慌张地很自然地就接过了图书,同时不忘点头赞同孙翔的决心。

孙翔的振作,到底还是使周围的气氛缓和了许多。

谁知,在这时,王杰希又慢悠悠来了这么一句:

“也不知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我们成为了少数的几个了解了世界真相的人,这才是真正头疼的啊。你说是吧,假扮成方锐的这位不知名先生?”

 

作者有话要说:

有生之年系列,奉上4300+长更一篇。

抱歉,二翔,因为剧情需要,把你写蠢了,我相信真实的你肯定不止这个智商的是吧?

写得有些啰嗦复杂,不知大家看懂没有。国家队员们知道自己是小说中的人物这点他们还是能看开的,主要是来自我自己的心理。即便哪天有人告诉我,我是某篇小说中的某炮灰我也不会有太大反应(如果是主角我才会羞愧致死,虽然我觉得没有作者会写我这么个废柴),就像老王说的,人类至今没有发现世界的真理,我们完全可能是一本书一部电视剧或别的什么里面的人物,亦或是戏中戏剧中剧,有人创造了我们,我们也在创造别的什么。作者、编剧就是这个世界的造物主。造物主认为这个世界是虚构的,对世界里的人来说却都是真实的,无论是他们的经历还是性格,虽说是某种设定,可不会有人有被操纵之感,因为这本就是刻在他们灵魂深处的,伴随着他们的东西,是他们存在的基础。

剧情结束了,他们照样能继续他们的日子,这样的世界又和我们的“现实世界”有什么区别吗?因此,是不是小说世界都无所谓的吧。

只是麻烦的是,不知道真相对他们没有影响,知道了真相才是徒增烦恼,这也是大家个个态度恶劣,想讨个说法的缘由。呃,不愿知道真相这点是不是有点懦弱?好吧,我的锅……

不过,下一章终于可以更番外来啦!貌似预告了好几个月了……


请罪书+广告

看大家如此锲而不舍地催更,实在是不好意思再装死了。催更的大伙先歇一阵哈,6月份是不可能更的了(虽然也不剩几天了)。因为我除了本专业,还作死报了第二专业,每到期末,背书背得我生不如死*2,而且这学期,我还在实习……所以,你们懂的。
更新只能等7月份了,相信我!我比你们更期待7月份的到来!
另外,有喜欢时尚的(尤其是欧美圈)可以关注一下 @白馒 ——我女人哦!以我的情人眼保证,此女必成大器!๑乛◡乛๑~~

【全职高手】当国家队看了《全职高手》(无cp 隐all叶)32(中)

第三十二章(中)

“细!思!极!恐!”黄少天一字一顿地说出四个字这件事本身也已经很恐怖了。

“但这个答案的确能解释关于叶修的很多疑点,选择离家出走的压力和魄力,传统保守的家庭作风,自小被训练出的生存能力,家人对游戏对商业活动的抵制鄙视,高明的战术和有时脱口而出的兵法……”说到这里,张新杰看了眼张佳乐,或许是“鼓励”也说不定,“以及对‘为国争光’的执念,话说到这里,我认为这个推断已经很合理了。”

张新杰的肯定无疑更进一步消除了众人最后的疑虑,大家伙神色各异,但都掩饰不了眼中的诧异和震惊。

“叶修大大,你们家还缺宠物嘛?会打荣耀的那种!”方锐“痛哭流涕”,对之前错失一座大靠山后悔不已。

“沐橙,你说我现在开始好好拾掇拾掇自己,再对叶修那家伙温柔一点,还有机会嫁入叶家,成为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吗?”楚云秀也是痛心疾首。

苏沐橙一摊手,很遗憾表示:“应该没机会了,除非你穿越回过去。不过,成为‘白富美’这条你已经靠自己的能力达成了。”

“沐橙……”楚云秀“泪眼婆娑”,一脸感动。

“比起抱大腿,我们还是各自回顾一下对叶少做了哪些冒犯的事吧。”李轩语气很沉重的提醒大家,对叶修的称呼已经在不经意间改成了“叶少”。

“笑话,我和叶修什么关系,铁哥们!给他雪中送过炭的那种!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冒犯不冒犯的,都是玩笑,他才不会和我计较呢……”喂喂喂,黄少天,真是这么回事就不要越说越没底气啊,后面的字我们都听不清了啊喂!

“哼!怕他?”呵呵,孙翔同志,说这话的时候可以请你不要一直死攥着一叶之秋的账号卡吗?真的没人会来抢的啊,反倒显得你说的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了啊喂!

“‘叶少’?这称呼有毒啊!不过你们也太夸张了,叶修肯定不是那种睚眦必报的。”肖时钦劝慰大家。

李轩回应:“不怕小的就怕老的,他家里那一尊尊大爷随便发个话就能把我们这种小老百姓灭得渣渣都不剩好伐?”

“不是说他们家根本不支持叶修打游戏嘛,怎么还会给他出头啊。”唐昊不屑。

“哎呀,小年轻果然还是太嫩了,就算再怎么瞧不上不争气的儿子,也不能容忍其他人给自家人难堪啊。”方锐一副过来人的样子。

这也成功点燃了唐昊的怒火:“那你说,他们家不找嘉世算账,却帮着嘉世逼退叶修又是什么道理?”

“‘叶家暗中对叶修的退役推波助澜’这一点正是我无法完全认同唐柔推测的原因所在。”却是喻文州接过了话茬。“道理很简单,把一支新兴战队扼杀在摇篮里不比处心积虑扳倒豪门战队的功勋元老来得容易?”

“的确。倘若叶修真有那样的背景,叶家真想动手脚的话,叶修早退役不知道多久了。”楚云秀深谙这些豪门之道。

“我也倾向于叶家早早就得知叶修的下落了,却一直不管不顾,早几年可能还有点置气,想等这家伙自己吃了苦回头,后来就真的是放任,是默许他的选择了。比起半途而废的孬种,叶家显然更乐意看他沿着一条选定的路坚持无悔地走下去,这才应该是军人的孩子吧。”王杰希莫名地感慨起来。

“等等,等等,你们怎么一个个的好像都默认了?叶修是军政家庭出生什么的不还只是猜测嘛。”苏沐橙连忙制止大家继续补全叶修的“身世背景”。

“是猜测还是事实你最清楚了不是吗?”王杰希轻飘飘把 “球”又踢向苏沐橙,不过也没奢望她会透露什么了,只是,他又状似无意地提到:“其实我也挺好奇唐柔的背景的,她对叶修身世的一番推测可真是精彩呢,不过能那么轻易就想到这个深度,不是沉迷宫斗剧的电视剧达人,就是自己情况接近,身处同一个高度的人才更能理解对方的处境吧。是前者还是后者?电视剧达人?看着可真不像。”

肖时钦哪能不知道王杰希的意图,他憋着笑开口说:“其实比起叶修,唐柔的身份再好猜不过了。就看她的气质教养和行为举止,妥妥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豪门千金啊。”

“哎,看来有些人的高贵果然是浑然天成了的,怎么也掩盖不住啊。”苏沐橙叹息,唐柔掉马甲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或者说直到现在才被人指出她都觉得不可思议。

“哦,那叶修又是怎么回事?”喻文州问道。

“他啊,那是被……”苏沐橙紧急打住,“你又来套话。”

喻文州表示套话失败很遗憾,并不想说话。

跟这些人谈话太危险了,得时刻提起十二万分的警惕啊。苏沐橙很心累。

“也许她之前还学过很长时间的乐器?”肖时钦又把话题带回到唐柔身上,“她对声音很敏感,能很自信地将游戏那边的人声和全明星赛场上的选手对应上。而且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回想起来,她初次见到叶修,就特别注意了叶修的手。我们的话出于职业因素是会特别在意一个人的手,那唐柔又是出于什么原因,难道说她也长期从事与手相关的职业?那么范围再缩小一点,就是弹奏类乐器。我们也都知道,唐柔的手速很快,那……”

“得得得,我坦白,柔柔之前有学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钢琴。”苏沐橙一副受不了的样子,她怕自己再听下去就要神经衰弱了。

“钢琴啊,难怪……”肖时钦并不是很意外,“不过唐柔的高手速和练钢琴有关系吗?”

“必须的啊!”方锐眉飞色舞,“你们不知道吧,老叶也会弹钢琴!弹一首《野蜂飞舞》只需要48秒,近900的手速!”

“嘶”四处一片倒吸凉气声,900的手速,逆天了吧?

不过震惊过后,恢复冷静一细想,这个900的数据还真得打个问号。打荣耀和弹钢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这900的数字中,有效手速有多少也很关键。不过即便挤掉一些水分,得出的数字也很了不起了。第十赛季决赛,以及世邀赛决赛都印证了这一点。”

“我们这些‘老年人’是来不及了,不过训练营的小年轻们或许还有时间,我得好好考虑他们以后的项目是否要增加练钢琴这一项了。”王杰希很认真考虑起来,“或者以后练过钢琴的优先录取?”

“你是在开玩笑?”方锐讪讪地问。

“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王杰希反问。

方锐呵呵。

“样貌身材拔尖,家世优越,性格也好,荣耀更是直逼大神水准,唐柔这是妥妥的‘玛丽苏’模板啊。”楚云秀惊呼,再对比一下自己,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杜明,任重而道远。”周泽楷默默为自家小伙伴点了个蜡。

“唐柔的家世哪能用‘优越’来形容啊,知道他爸是谁吗?是唐书森!”方锐还想再添一把柴火。不过他说完,并没有听到想象中的一片抽气声,绝大多数选手还是一脸茫然,也对,一堆成天玩游戏的宅男对商界能有多少了解?他自己当初可不也是百度了才清楚的。“就是,就是……”方锐绞尽脑汁想着怎么科普。

“是我认为的那个唐书森吗?”张新杰问道,他是少数不多的对这个名字有点反应的选手。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认为的,但一定是那个你所知道的最夸张的一个唐书森。”方锐只能这样回答。

“那就是那个人没错了。”张新杰喃喃自语,“这就真的出乎意料了啊。”随后,张新杰开始给其他人解释这个唐书森是何人,方锐如释重负。

解释完一切,众人的眼神也和死鱼眼没什么区别了,本来他们认为自己好歹也是千万身价的大神了,现在,不说也罢。

“如果以后谁再说兴欣是草根,我就和谁拼命!兴欣这都叫草根了,我们雷霆叫什么?丐帮?”肖时钦自嘲。

“话说到这份上了,别说是唐柔的那些黑粉了,连我都要转黑了好吗?”楚云秀分分钟要黑化的节奏,再配上手里出现的红苹果,简直就是要去毒害白雪公主的恶毒皇后形象啊。

“都别藏着掖着了,谁还有什么神秘背景就都亮出来吧,黄少天真是什么阿拉伯王子我都不会质疑了。”张佳乐同样心累,“对了,唐昊你也姓‘唐’,不会和唐柔有什么亲戚关系吧?”

“没关系!”唐昊低吼一句。

“啊,那还真是遗憾啊,同姓不同命。”张佳乐语气毫无波澜地表示“遗憾”之情。

“……”唐昊持续低气压。

 “这样说来,同样是离家出走,唐柔可比叶修要高调得多了。”

“谁说柔柔是离家出走的?”

.tbc

作者有话要说:

呵呵,这一章还是没打完,欲哭无泪,今天肯定是来不及的了,下一更,下一更一定要结束这一章!!!我可不想再开个中(上)、中(下)什么的。

之前提到的伏笔,大家没怎么猜。不过这一章里已经很明显了,真的不猜一下吗?


【全职高手】当国家队看了《全职高手》(无cp 隐all叶)32(上)

第三十二章(上)

喻文州的话让人一怔。

“那喻队,你的意思是?”李轩小心翼翼地开口。

“这不是很明显吗?”喻文州反作诧异状。

李轩默默流泪,智商不够还真是对不起了啊。

喻文州“义正言辞”地说道:“既然我们都已经认同这本书里记载的都是事实,那这里面的推测又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众人绝倒,这还真是“明显”啊!

楚云秀和苏沐橙咬起了耳朵:“’喻文州也很俏皮’这句话说出去,你觉得粉丝会以为我在黑他们的文州大大么?”

“很有可能!”

黄少天的耳朵不知怎么捕捉到了她们的谈话,无奈翻了翻白眼:“这就觉得匪夷所思了?我们队长还隐藏着很多面呢,说出来吓死你们。不过要我说这件事很好解决,苏妹子,来来来,说说呗。”

苏沐橙的回答是:“你们猜?”

黄少天咬牙,这女人!

众人的反应很好地娱乐了喻文州,他用拳头抵着唇,咳了两声,止住了偷笑,这才定定心心开了口:“开个玩笑。”啊,好冷!众人冷漠脸。“说正经的,除了对‘叶修被逼退役有他的家庭因素’这个观点持保留态度外,我基本上是肯定这里面的分析的。”

没人插嘴,大家都准备听喻文州怎么说,一般情况下,这家伙的推测距真相都是八九不离十的。

“其实刚才也不全是开玩笑,这本书里一本正经的分析可信度很高。正如唐柔所说,叶修可是联盟里唯一的三连冠王朝开辟者,是公认的‘联盟第一人’,要是他能在声望最鼎盛的时候露面接代言,恐怕商业价值最高的就是他了。”喻文州看了一眼周泽楷,周泽楷并没有不悦的样子,还和善地回以微笑,于是继续说下去,“普通游戏玩家的情况根本不适用于叶修。可即便如此,这拥有上千万收入的职业还能被视为‘不务正业’,这个家庭水有多深?”

“不是说联盟开头那几年挺困难的,许多职业选手过得都不怎么好,叶修还借钱给不少人了嘛?”孙翔对这件事记忆很深刻。

“那只是一开始,联盟步入正轨后,选手的待遇就好了很多,更别说资本进入之后了。看看我们队长就知道了。”张新杰说,很快他话锋一转,“不过我也不认为这个很有说服力。如果叶修的家庭是那种很传统的家庭,家人又很古板的话,打游戏赚来再多的钱也不会被他们视作什么光彩的事。”

喻文州想了想:“唔,这么说也有道理。不过别急,还没完。算算时间,叶修离家出走的时候还没成年吧。哪个普通人家会放任未成年的儿子流离在外好几年?整个家都是有可能崩溃的吧,但叶修却并不担心这一点。我姑且猜测那是因为叶修的家人能很容易掌握他的行踪,故双方都很放心。或者,他们对叶修独自在外的生存能力很有信心,这得是怎样的家世怎样的底蕴才能抱有的自信啊。当然,叶修也说了,他后来回去过,不过照他话中的意思和依他本人的性格,那大概也是他安定下来,至少是成为职业选手之后的事,中间也有好几年在外,这又怎么解释?而且……”

喻文州看向苏沐橙,语气很笃定地问道:“叶修肯定是有兄弟姐妹的吧?”

“对,他是有一个弟弟。”苏沐橙对喻文州突然的发问很是意外,但还是很老实回答了。

“那就对了。”喻文州的表情简直就是在说“果然如此”,“这样的家庭能放任一个儿子在外随心所欲,必定是有别的子女能接受家庭教育,接受他们的规划的。”

“我们看得真的是一本书吗?”唐昊有些接受无能,明明获得的是同样的信息,这人怎么就能推导到这一步的?

其他人理解地看着他,安慰说:“书是同一本书,只是不是同一级别的脑子而已。”所以说,你们确定这是安慰?

“哥哥为了追逐梦想主动放弃继承权,弟弟坐拥千万家产。十几年后,离家多年的哥哥回归,在亲情与利益面前,弟弟该如何抉择?陷害、阴谋与背叛,这一切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恩怨情仇?一切尽在《豪门风云之叶氏家族》。”

苏沐橙扶额:“云秀,麻烦收收你的脑洞,谢谢!”

肖时钦也是擦擦冷汗,甩掉头脑里突然冒出的一些家庭伦理剧片段:“我记得叶修第十赛季退役的时候并没有接受联盟的职务邀请,也没听说要留在兴欣吧?”他倒没有忘记自己想对兴欣两位提的问题

“他是拒绝了联盟的邀请,但是否要留在兴欣还很难说,你们不要放心太早啊。”苏沐橙回答。

“我只是觉得,叶修走得太干脆了。我们都知道,叶修把钱看得很淡,在他眼里,几千万的代言还没几局荣耀来得有意思,这当然是很高尚的品质。只是往现实里讲,真有几个一般人能把几千万不当回事?”肖时钦反问大家,至少他自己肯定是做不到的,雷霆实在是联盟知名战队中出了名的“经济拮据”啊。(一个字:穷!)

这一点倒还真没人能反驳。于是肖时钦继续说道:“不为自己也要为家庭考虑一下吧,叶修也快30了,他既然是离家出走的,那高中学历都不一定会有,打了半辈子的游戏,不从事相关行业,一时之间他又能干什么?可他就是这么离开了,完全不担心未来,不担心前途的样子。如果他家的确是大富大贵之家,那一切就说得通了。他对家人感到愧疚,想要弥补,还真不需要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安他们的心,多多陪伴才是,他之后不管从事什么行业也自有家里面安排。想想都有点嫉妒了呢。”

“怎么办?说得真的很有道理的样子啊!”楚云秀沉思。

“潜规则可耻,走后门不要脸!”唐昊愤慨。

“叶修?富家子弟?开什么玩笑!”孙翔拒绝接受这个设定。

“难以置信。”周泽楷依旧是一贯简洁的风格。

“突然觉得面对叶修少有的几个优越感之一好像也失去了呢。”王杰希苦笑着表示。

 “老叶这个一年四季淘宝款,请客都是请吃泡面的屌丝,要是什么富二代的话,我都能是阿拉伯王子了。可一旦接受这个设定还是很带感的啊怎么破!”黄少天一副世界观破碎的模样。

“得了吧,你还阿拉伯王子?靠文字泡为国家创收吗?”张佳乐毒舌能力见长,“不过说到叶修的家世,我倒是想到,这家伙嘴里不是有时候会冒出几句不明觉厉的文言文嘛,莫非真是接受高等教育的出身?”

“是你该得了吧!叶修嘴里冒出更多的肯定是垃圾话,难不成他还专门接受过垃圾话培训?至于文言文,我们队小卢都能扯两句‘三十六计走为上’呢。这个点完全完全不成立!”黄少天为张佳乐的“智硬”默哀。

“呵。”张佳乐被气笑了,“你到底说的是你们小卢还是你自己啊黄少天,你也就会两句吧。来来来,还有一句说来听听。”

“笑话!我就会两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不知道我的厉害,看我分分钟给你拽上百八十句,你听着啊……”

不理会一边的嘴炮大战,喻文州又一次幽幽地开口:“还没完……你们以为叶修就是富家子弟那么简单?”.

“此话何讲?”众人惊恐,这还不简单?

“你们还记得叶修为什么会来当这个领队吗?”喻文州问。

“你说的是他在集训中心突然冒出来那次?”有人回想到什么,“他说是他爸轰他出门为国争光来着……等等,你的意思是……?”

“没错。”喻文州肯定了他的想法,“我的话一开始是联盟通知我入选了国家队的,想必你们也是如此,之后被指定为队长,也只是和几个部门的部长有些来往沟通,再往上的大人物可不是我想见就能见到的。可是,叶修居然说,竞技总局的局长亲自给他爸打电话!不是给他而是给他爸!先不论局长是怎么知道他爸电话的,我是不是能理解为,局长不会轻易见我们,但对叶修他爸端不起这种架子,不仅亲自邀请,隐隐有种示弱的感觉,还能一针见血戳中对方要害——‘为国争光’!这恐怕不是对陌生的一般人会有的态度吧。还有这‘为国争光’,原谅我听到这个词,脑海中最先浮现的就是军人的形象了。因此我认为,叶修很有可能是出生于军政之家!”

.tbc

作者有话要说:

信息量太大,以往一更的长度都不够写的,所以姑且把这章分上下两块。晚点会把这一章(下)给发上来。


全职众人阅读《巅峰荣耀》试读

全职众人阅读《巅峰荣耀》试读:
————————————————
“***!怎么回事?”
“这是哪?我们怎么到这鬼地方了?”
“绑架?节目安排?还是做梦呐?喂喂喂,有没有人啊!”
“你们,不觉得,现在的状况很眼熟?”
……
“队长,我们这是怎么了?一帆!你也在这!”
“英杰,别担心,如果还是那件事的话不会有危险的。”
“队长!黄少!我们这是穿越吗?穿越!”
“小卢,你先别兴奋…”
“新杰,怎么回事?”
“队长,这……说来话长。”
“队长,这……算了,孙翔?呃,我还是找其他人了解下情况吧。”
“你什么意思!”
……
“你说说你们,一个个都大神呢,遇见这么点事一个个的都大惊失色的。现在,每个队的队长先安抚自家队员,解释一下情况。兴欣的,来这里。”
“好的,老大!其他队的,离远点,不要想窃听我们兴欣的机密!”
“前辈…”
“呃,邱非,来兴欣这边吧。”
“靠!”
“靠!”
“靠!”
……
“所以,沐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修……”
……
“你是说,他们全都知道啦!?”
“对,全部!”
“那老魏的几个卧底号暴露是因为这个?”
“应该吧”
“靠!老夫……”
“感情现在各大公会一发现我的小号就把我踢了是担心我挖角?”
“你懂的。诺,小安不就是个鲜活的例子嘛。”
“队长……”
“如果你现在告诉我每家俱乐部都有一把千机伞作为秘密武器我也承受得住!真的!”
“这倒没有。”
“那就好。”
……
“所以说!这些才是重点吗!”
“果果,你要淡定!”

先预告一个,明天更新,绝对肥粗长!
写完明天的一更,就要更番外《巅峰荣耀》了,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想看什么样的阅读阵容?

我擦,发文居然提示我含敏感词?这么清水的一篇文能有什么敏感的啊摔!难道是“龙抬头”?

有小伙伴告诉我该怎么检测LOFTER的敏感词汇啊?

【全职高手】当国家队看了《全职高手》(无cp 隐all叶)30

第三十章

韩文清的行为作风,性格脾性也使他说出的话尤其有可信度。这话换其他选手来说,指不定就被当做对手间例行的垃圾话,可韩文清说出来,只能让人觉得,的确就是这个样子。只不过……

“哎呀呀,我都快不忍直视了。这厢韩文清刚说完‘如果是叶修肯定不会打空’啦,那头叶修就来了个‘龙抬头’,还有那两句跨越时空的‘我等你回来’和‘我回来了’。真不知道该说是宿敌的默契还是他们两个暗中有所勾结了。”楚云秀说。

听到这话,张佳乐首先就不依了:“队长和叶修?默契?暗中勾结?你仿佛在逗我!这个画面太美好,但是我拒绝。”

“对哈,我也觉得,韩文清要是看到了老叶,不暴打他一顿已经是手下留情的了。”方锐倒是乐不可支。

“这倒不至于。”张新杰为自家队长辩护,“队长能说出这话,与之前在网游里确认了叶修并不是主动退役,今后还会回到赛场上这件事不无关系,否则他怕都耻于谈及叶修。”

“也是。韩文清这性子也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把你放在心上的时候,是各种认可维护;一旦触及他的底线,又能快速撇清界限,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妥妥的霸道总裁范啊。”楚云秀总结了一句。

“这个比喻好。”苏沐橙偷笑。两个女孩对视了一眼,都发出了“嗤嗤”的声音,怕是又想到哪部狗血剧上去了。男队员们满头黑线。

一边的孙翔可就没有他们这样的闲情逸致了,自从剧情推进到全明星赛,他的脸色就一直不是很好看。听完他的那场新秀挑战赛,尤其是是赛后韩文清的发言,他的脸更是黑一阵红一阵的煞是有趣。他恍惚间又回到了那个赛场上,他一个失手葬送了触手可及的胜利,只想找个角落把头埋着,耳边不断地重复又重复韩文清冰冰冷冷的话语:

如果是叶秋……绝对不会打空……

如果是叶秋……

是叶秋……

……

靠!现在回想有个屁用啊!都是2年前的陈年旧事了!叶秋是真退役了,这回可不会再回来了,就算回来,自己也不会怕他!别说是龙抬头,他连“龙回头”都能打出来了好吗!更别说他现在可是世界冠军了,这个荣誉韩文清可没有!

这么想想,孙翔居然很骄傲地发现自己果然是成长了,至少他现在能够淡定面对这件曾经令他一度倍感耻辱和挫折的事件了。

只不过,他能迈过这个坎,其他人(尤其是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会轻易放过他这段黑历史吗?这么想想,孙翔还是不淡定了,屁股在椅子上左扭右扭,很有种下一秒就逃离这个地方,向四周的黑暗里奔去的样子。

肖时钦扶着眼镜,看着坐立不安的孙翔,不动声色叹了口气。他这位年轻的“老”队长在担心什么还用明说吗?看在曾经同队一场的份上,给他点个蜡先。

不过要他说起来,孙翔或许是多虑了。在这件事上,孙翔并没有太多应被指责或吐槽的地方。

他顶着俱乐部和嘉世粉的巨大期待,在风雨飘摇之际出任嘉世新任队长,要想最直接最有效控制住,叶修离开以及嘉世成绩日益退步造成的负面效应,还有什么比从多年的宿敌那获得一场实在的胜利来得更加振奋人心的呢?即便孙翔在里面还夹杂着“证明自己比叶秋更厉害”等私心也无可厚非,可以理解。

不过最重要的是,孙翔是输了的,不仅输了,还输得尤其憋屈,还被韩文清好一顿“嘲讽”,这凄惨的呀,谁还好意思多说什么呢。人嘛,到底还是会同情更弱势的一方。

孙翔本想着靠这场比赛带动嘉世的士气,却不料弄巧成拙,也是很心塞的。他自己呢,有着不输于大神们的技术,又是豪门嘉世的队长(后来加入的也是新晋豪门轮回战队),还掌控着斗神“一叶知秋”,封神本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缺少的只是一个由头,一个契机,却因为韩文清的一番话泡了汤。

后来嘉世出局,嘉世挑战赛败于兴欣,轮回错失了三连冠这一串倒霉的事使得孙翔的封神之路变得前途漫漫,遥遥无期……

不能说他运气不好,他的职业生涯已经比很多选手要来得幸运的了,只能说他就是和叶修和韩文清犯冲!

所幸,他还年轻,他还有的是时间。

就像他自己说的“【“今天我输了,输得无话可说,但是,明天则未必!】”

所以说啊,无论是从理解孙翔的动机,还是同情他的遭遇角度出发,都注定了大家不会肆无忌惮拿这事说事。

之前调侃孙翔是因为那个时候的孙翔的确欠收拾;揶揄张新杰他们是因为那些事都无伤大雅;嘲笑黄少天的黑历史是因为……就!是!好!笑!啊!不!服!来!辩!啊!

如果有人对这种戳心的事还能大做文章,还能问出:“孙翔,你脸疼不疼啊”这类话,要么就是和孙翔真有什么深仇大恨,要么就是神经实在是粗大了。

其中道理,肖时钦不会向孙翔明说,还是要靠他自己来悟。

因此,孙翔战战兢兢地发现,大伙只是插科打诨了一会后就示意肖时钦继续了。他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庆幸自己逃过了一劫。

-----------------------------------------------------------

之后的一场比赛本来是主办方轮回安排的重头戏,由轮回新秀挑战周泽楷,本来吧,主办方力捧加主场优势加持还是很能引爆气氛的,奈何这届全明星赛妖孽太多,话题性十足,连记者都要好好斟酌一下该选哪个作为头条。轮回的这出双簧反倒显得不痛不痒了,双簧真的是黄了。

第一天的活动就这么虎头蛇尾地结束了,叶修三人回了酒店仍有些意犹未尽,看电视上的新闻发布会。周泽楷面对记者的说话风格逗得陈果唐柔俩妹子乐不可支,而叶修更多的还是钦佩王杰希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将力捧高英杰进行到底。

这届挑战赛亮点很多,尤其还有韩文清孙翔这组和他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对战组合,但在他心目中,王杰希这场才是全场最佳。

陈果带唐柔来看全明星赛倒是有些歪打正着了,就像叶修说的,唐柔有天赋有实力进入职业圈,但是兴趣才决定了她到底能走多远。对于唐柔来说,兴趣来源于好斗心,来源于不服输。以前,唐柔的眼界很狭窄,只能看得到一个叶修,现在她终于接触到了一个更广阔的舞台,这个舞台上,几十秒打得她毫无招架之力的“王杰希”还有很多个。突然间,她就很想玩荣耀了……

谁也无法确定她这种动力能维持多久,不是谁都能轻易说出:【荣耀再玩十年我也不会腻】。

第二天的活动,以趣味小游戏开场,冠军什么的毫无悬念,主要是周泽楷出了不少风头,他的神枪手本来就华丽,现在又有了全息投影加持。轮回终于是略感欣慰,可以老泪纵横一把了。

之后是苏沐橙参与的跳高赛,她“随机”抽选了几个普通观众上台,其中就有陈果唐柔。不过,她的这些小心思早在陈果唐柔和叶修的关系曝光的时候就昭然若揭了。只不过,那时候的陈果还只是以为她运气够好,完全没想到会是托了身边这个没被点到的“倒霉蛋”的福。

两个美女携手上台让观众们都是一饱眼福,相比苏沐橙看起来也并不逊色。(国家队员们想到这三个大美人都加入了兴欣,入了叶修的魔爪都是各种遗憾惋惜。来自某个战队的某名队员暗暗戳小人。)

开始比赛后,唐柔的技术一度惊艳了众多职业选手,尤其是在知道她才接触荣耀一个多月后,不少人看她的眼神都变了。

第三轮黄少天参与的比赛过后,趁陈果上厕所期间,唐柔突然挑明了叶修就是叶秋。原来这次看了全明星赛,接触了这些职业选手,唐柔通过辨别他们的声音,发现了苏沐橙就是那个总是和他们一起打副本的“风梳烟沐”,而黄少天正是那个时不时会过来冒个泡的话唠剑客“流木”,那么与他们两个关系如此亲密的叶修到底是谁就很明显了。

叶修并不对自己的身份被拆穿而感到吃惊,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掩饰过,他反倒是对唐柔敏锐的听力很是好奇,显然唐柔也不是一般人,只是两人都很默契地没有深究下去。

接下来的环节是职业选手对战玩家,唐柔居然很神奇地抢到了这几万分之一的机会,叶修判断可能是唐柔的技术打动了轮回的人,他们暗箱操作又给了唐柔一次登台的机会,来进一步观察唐柔的潜力,而对手也很合适,正好是轮回的杜明。

-----------------------------------------------------------

“嘿,继续啊,怎么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停下来了?我还等着看杜明被唐柔妹子暴打呢!”方锐看肖时钦读完这章停顿下来,急不可耐就催促起来。

“哎呀,别急嘛,让人家休息一会。来来来,喝杯水润润喉。”苏沐橙很贴心地给肖时钦递过去一瓶水。

“呃,谢谢。”肖时钦略有些窘迫地接过了水,喝了两口。其实啊,在这个空间里,哪还会渴会饿啊,他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停顿的。他只是为杜明这运气感到汗颜罢了。

在他看来啊,这届全明星赛,不管是被“以下克上”的林敬言,还是刻意放水的王杰希,还是先后被韩文清叶修打脸的孙翔,要论倒霉程度,都比不上这个杜明。

先是被普通玩家给干翻两次,这是他之后赢回来几局也抹消不了的事实,而后又被叶秋大神全程压制,给暴打了一顿。要知道他只是参加个全明星活动啊!

“周队,叶修猜测的是正确的吗?唐柔的二次登台是轮回的人暗箱操作的结果?”王杰希选择了询问轮回的队长周泽楷。却见周泽楷也是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情。看来,即便轮回是有做手脚,也是俱乐部高层和工作人员临时商议的,并没有和选手通过气。

“所以杜明才会漫不经心地不把比赛放在心上。面对其他玩家也就罢了,他的对手偏偏是唐柔,可不就要输了。杜明还真是够倒霉的。”不仅是肖时钦,王杰希果然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杜明这运气了。

而且,尽管没能从周泽楷那得到肯定的答案,但王杰希的确是和叶修报同样的看法的:唐柔两次都是靠“黑幕”上去的。几万分之一的概率实在太小了,哪会真那么凑巧呢?

可以说,杜明是被轮回自己人给害惨了呀。

“不倒霉。”在场认为杜明这样都不叫倒霉的也就周泽楷了,他说这话时笑得尤其意味深长。当然,在其他人看来,周泽楷笑得依旧那么令人如沐春风。

输了几次比赛,遇上了心目中的女神,孰轻孰重不是显而易见嘛。这话周泽楷才不会说出来。

孙翔别扭地看了肖时钦好几眼,最后下定了决心开口了:“小事情,书给我,下面的内容我来读!”

“你?”肖时钦有些诧异,接下来就是那个剧情了,孙翔竟然不想避开它。肖时钦看着孙翔坚定的表情,似乎明白了什么。莞尔一笑,将书递了过去。

(第313—322章)

.tbc

作者有话要说:

龙抬头还要等到下一章,然后留两章内容给大伙讨论叶修和唐柔的身份,到时候,所谓的“真相”也会浮出水面。之后会先写章番外试试,是大家阅读《巅峰荣耀》的故事。因为番外发生在国家队员读完《全职高手》找回叶修,返回现实世界之后,因此再次进入神秘空间阅读的人将不会局限于国家队员,暂定老韩,邱非以及兴欣众人也会进入。

当然啦,这是理想进度,如果我一时话唠,又废话了一堆,那进度还要往后推推推了……


终于画完啦!撒花!大家看得出这是哪一幕场景吗?